正牌总统VS冒牌总统:与美国建交,委内瑞拉乱局何解?

  2018.5.20马杜罗在委国大选中获得连任,国内反对派认为,该选举分歧乎法律。

当地时间2018年5月20日,委内瑞拉选举委员会称,该国现任总统马杜罗在大选中胜选。

  马杜罗宣布与美断交后,瓜伊多以“临时总统”名义向所有驻委本国使馆宣布告称,委内瑞拉将坚持与所有国家的外交关系,恳求所有国家驻委使节都不要退却。

  中新网1月25日电(郭佩珊 卞磊)当地时间1月23日,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,将切断与美国政府的外交与政治关系,给予美方人员72小时离开委内瑞拉。这位开始第二任期仅仅13天的总统表示,美国盘算发动政变。而稍早时,委内瑞拉反对派表示,不承认马杜罗的总统身份,反对派领袖瓜伊多自行宣布到任“临时总统”,瓜伊多的“临时总统”身份,得到美国、欧盟等否定。

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。

  2019.1.23 委内瑞拉反对派首脑瓜伊多自行宣布辞职“常设总统”,同日,马杜罗宣告与美国绝交。

  2018年5月,马杜罗在总统大选中连任,而反对派谢绝否认马杜罗连任的正当性,为此后谋划组建“暂时政府”埋下伏笔。

资料图:委内瑞拉已故前总统查韦斯。

  2015.12.6 委内瑞拉国会选举执政党失败,改由反对派把持国会。

  另外,他表示,近年来委内瑞拉国内经济艰难,良多民众非法进入他国领土,对他国民众生活造成了一定搅扰。

  然而,他表示,最可能浮现的情况是,西方和拉美国家可能会对马杜罗政府施压,支持反对派,而后形成某种僵局。

  2013年3月,委内瑞拉曾4度连任的前总统查韦斯病逝。时任副总统的马杜罗继任临时总统,后在2013年大选中以幽微上风击败反对派候选人,正式开端总统任期。

  对委内瑞拉下一步的政治走向,中国公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养金灿荣对中新网表示,“双头政府”并存的可能性比较大。而如果说有攻破这个僵局的关键角色,那就是美国。

  对此,外交学院国际关联研究所传授李海东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现,美国始终推许“门罗主义”,认为其余国家不能干预拉美事务,只有美国可能干涉。

  2017.7.30 马杜罗颁布总统令,召开制宪大会选举,国会权力被架空。

  2013年,前总统查韦斯病逝后,马杜罗以幽微优势入选委内瑞拉总统。

  【门罗主义】

  他称,假如美国拉拢所有其余拉美国度一起进一步施压,甚至动用某种军事手段,那么反对派或能取得胜利。

  就美委断交事件,李海东表示,从委内瑞拉角度看,基础起因是美国深深的卷入到了委内瑞拉内部的政治活动中,导致了委内瑞拉决定建交。

  俄罗斯、墨西哥、古巴等国,则清楚表示了对马杜罗政府的支持。俄罗斯当局表示,美国试图人为操控委内瑞拉政权更迭。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称,这反映了西方在国际法和国家主权方面的态度。

  2014年至今委内瑞拉反对派势力一直抗议示威。

  【内乱或僵局】

当地时间2014年3月5日,委内瑞拉加拉加斯,委内瑞拉举行阅兵,纪念前总统查韦斯逝世一周年。

  【时间线】

  马杜罗虽宣布委内瑞拉与美国“断交”,但其国内动乱仍在发酵。

  2019.1.10 马杜罗发布开始作为委内瑞拉总统的第二任期。

  委内瑞拉一下子冒出来两位“总统”,国际舆论哗然,美国及其盟友支持“常设总统”,俄、古巴、墨西哥等国则力挺现任马杜罗政权。这场充斥争议的“大戏”背地,是谁在导演与策划?马杜罗将如何应答,委内瑞拉的局势,又将走向何方?

  但随着政治风向变更,拉丁美洲、南美洲右翼力量、右翼政权逐渐变多,毫无疑难这旁边会有美国的推动、鼓励或者支撑。

  对此,反对派一直拒绝承认选举结果,且因委内瑞拉国内近年来犯罪率、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,反对派自2014年起,便发展大范畴抗议示威。

  【埋下伏笔】

  2017年以来,美国以“民主跟人权”问题为由始终扩大对委经济跟金融制裁,其范围包括对马杜罗本人、委内瑞拉官员、委内瑞拉黄金出口等多项。

  【支持哪边?】

当地时间2019年1月23日,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首都加拉加斯参加聚首并发表讲话

  然而,美委关系早在1999年左翼领导人查韦斯任委内瑞拉总统以来,就已恶化。2002年委海内反对派动员政变未遂,查韦斯政府称是美国在当面支持政变。而后,美国斥责查韦斯“支持恐怖主义组织”。

  他称,美国将拉美视为“后院”的经营举动,导致了许多国家的敌视,因而前些年,很多左翼力量在拉美国家间,占据主导地位。

  在2015年12月那场国会选举中,由委国反对派组成的民主团结圆桌会政党联盟议,夺取了多数议席。但国会在2017年制宪大会成破后,权利被架空。

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,中方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维护国家主权、独破和牢固所作努力。中方一贯奉行不干预别国内政准则,反对外部干预委内瑞拉事务,渴望国际社会奇特为此发现有利条件。

当地时光2019年1月23日下战书,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发布与美国建交,并请求美使馆职员72小时内分开委内瑞拉。

  其中,巴西、阿根廷等委内瑞拉的“近邻”,公然与美国站在相同营垒,金灿荣分析称,这是因为委内瑞拉的意识状况比较“偏左”,和一些拉美国家信奉的意识状态不一样。

  金灿荣则指出,若马杜罗政权能挺住,那拉美地区的“左翼之火”还在。若马杜罗下台,拉美向“右”转,将成为比拟长时期内的一个趋势。

  23日,反对派首领伊瓜多宣布上任“临时总统”后,国际社会的立场主要分为以美国及其盟友为首的“承认派”,和以俄罗斯、古巴等国为首的“否认派”。

  美国前外交官贾特拉斯则称,马杜罗将全力以赴保护其以为合法的宪法权威,而过程必将伴随对抗和暴力,甚至最终引发内战。